李嘉誠做事,從來不是為了十年內得到效益的

作者:木蹊

華哥說:最近王晶導演的電影《追龍Ⅱ:賊王》熱映,20年過去,首富和大盜之間的博弈,依然值得我們細細體味。

1996年的5月23日,香港首富李嘉誠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電話的那頭傳來大兒子李澤钜的聲音:

“喂,我被綁架了,不要為我擔心,千萬不要報警。”

綁架李澤钜的人叫張子強,他的稱號是“世紀悍匪”、“香港賊王”,之所以有這樣稱呼,是因為他當時的犯罪,已經打破了世界吉尼斯記錄。

不一般的綁匪

1959年,4歲的張子強隨父母從廣西玉林,偷渡到了香港油麻地。

當時住在這兒的不是窮人,就是三教九流之輩,人口流動性大、治安落後,是犯罪滋生的溫床,常常發生一些黑社會的火拚。

在這種環境下,生性不愛學習的張子強,小學沒畢業就輟學了,每日與社會黑幫成員廝混惹了不少事。12歲開始進警察局,16歲吃上了牢飯,犯罪成了他的“職業”。

▲(張子強和成龍)

他曾經說過:“我在這個世上不能讓自己挨窮,我沒有時間和耐心在正當行業上去打工賺錢,我要富起來,就必須采取一些突破性的手法,在這個世界上,錢是最重要的”。

從這句話可以看出,張子強的人生目標就是要過上富豪的生活,而且敢於不斷挑戰犯罪極限,也善於通過縝密的犯罪計劃,去製造一件件的驚天大案。

1990年2月,張子強在妻子的鼓動下,夥同4個馬仔在啟德機場,劫持了40箱2500塊勞力士表,價值3000萬港元。

押運員搬運貨物間隙,張子強還用搶抵住押運員頭部,在車廂內換上押運員製服,從而在機場大搖大擺逃之夭夭。

整個搶劫過程不到十分鍾,香港警方其後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顯示張子強團夥所為,但可惜沒有確鑿證據無法提起公訴。

一年半後,張子強又和同夥再次在啟德機場,劫持了1.7億港幣的解款車。這也是香港開埠以來金額最大劫案。

而這一次,張子強更加囂張,5個綁匪,隻有他沒有蒙麵。所以警方找到了證據,對他進行了起訴。

不過,他的妻子羅豔芳花了重金聘請最好的律師上訴, 還對著媒體把張子強描述為一個多次被香港警方冤枉的守法公民形象,同時,當著一眾記者掀開裙子露出大腿傷疤,指責香港警方對其刑訊逼供。

▲(張子強與妻子羅豔芳)

就這樣,警方陷入了非常被動和尷尬的地位,被監禁四年的張子強,隻有被宣布無罪釋放。警方還賠付了張子強800萬元港幣。

值得注意的時,在釋放當天,張子強在律師和妻子陪同下走出法庭,對著眾多媒體的攝像機鏡頭,擺下了一個頗具挑釁的勝利姿勢。

犯了事不但沒有案底,還從警察那裏拿到了錢,這種“正向激勵”,讓張子強更加肆無忌憚。

一年後,他就策劃了綁架李澤钜的計劃,聲稱:要幹就幹票大的!



富商與賊王

1996年5月23日,在香港中環的華人行大廈,李澤钜從公司下班回家。張子強也已經都踩好道,精心選擇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單行道,在這裏埋伏。

當時,張子強手下馬仔的火力是非常強的,警察拿警用手槍的時候,其手下人都是AK47自動步槍,車子前後把李澤钜的車夾住。

然後張子強就拿著大錘,砸開了擋風玻璃,直接把李澤钜拖出車廂,扔到麵包車裏,整個過程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在這樣的前提下,李嘉誠清楚很明顯報警是沒啥作用的了。

並且張子強綁架到李澤钜後還告訴他:

給家裏打個電話,告訴他們你被綁架了,準備好錢,如果敢報警,立馬就撕票。

李澤钜手被捆著,眼睛被蒙著,撥號是張子強幫忙撥的,電話通了之後他隻說了一句話:

“喂,我被人綁架了,不要為我擔心,千萬不要報警……”

而後,張子強就隻身一人,去李家登門講價,並且留下了一段被奉為經典的“對話”。

▲(李家豪宅)

張子強抵達李家後,大搖大擺走進客廳:

“李先生,請把你家裏的警察叫出來吧。”

李嘉誠聽完,笑了笑說:

“我做了一輩子的生意,沒有什麽特別成功的經驗,但有很深的體會,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張先生如果不相信這一點,我領你看看。”

為表誠意,李嘉誠親自帶他參觀自己的豪宅,每一扇關閉的門都打開給他看,表示沒報警。

放了心的張子強開價要20億。

李嘉誠說:現金隻有10億,如果你要,我可以到銀行給你提取。他的鎮靜,連張子強都很意外。

張子強問:“你為何這麽冷靜?”

李嘉誠回答:

“因為這次是我錯了, 我們在香港知名度這麽高,但是一點防備都沒有,比如我去打球,早上五點多自己開車去新界,在路上,幾部車就可以把我圍下來,而我竟然一點防備都沒有,我要仔細檢討一下。”

拿到錢的當天,張子強還和李嘉誠握手道別,問道:

“我這樣搞,你們李家會不會恨我?”

李嘉誠說:“你放心,我經常教育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鬥,用菩薩的心腸善待人。”

張子強笑道:

“李先生,我記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記住我言而有信,我保證,我及這個組織從此不會騷擾李家人。”

這時,李嘉誠喊住張子強,並非常鄭重地說了這樣一段話:“

現在你擁有的金錢已足夠你一生享用,希望你從今以後洗心革麵,隱姓埋名,遠走高飛。如果再弄錯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再幫到你了。”

不過,張子強聽了這一番話後,隻是哈哈一笑。10億現金足有一噸重,他為此租了一套40平米的屋子來放現金,鈔票把屋子都鋪滿了。

分到錢後的張子強,立馬就去了澳門葡京賭場,第一把就輸掉2000萬,兩天輸了6000萬。由於他的豪賭好賭,綁架得來的贓款很快就花的差不多了。

李嘉誠的“大智若愚“

其實有很多人會想,按照李嘉誠當時的身份和地位,在港府一呼百應,為何不派人除去張子強呢?

我想,看一個人最聰明的地方,莫過於看他在處理危機時,是如何應對的。李嘉誠之所以吃這個啞巴虧,正是他對當時形勢最好的判斷。

在張子強親自上門談判的時候,李嘉誠就對其說:

生意人最講究“誠信”二字。

“信譽”是李嘉誠的創業之本,從商海底層打拚起家,他靠的就是誠信二字。所以,在兒子已經安全回家後,他沒必要因為一個悍匪而褻瀆自己的做人之本。

當時的香港,所有人都在盯著他,如果他為了10億的資產去找張子強的麻煩,會發生什麽呢?

第一:競爭對手的詆毀,李嘉誠不守信譽,連賊都騙。

第二:引來其他罪犯的報複,畢竟張子強本身就是一個亡命之徒,如果李嘉誠得罪了這幫講“梁山義氣” 的團夥,損失的,可能會更多。畢竟人得罪得起,鬼是得罪不起的。

故而李嘉誠看似放棄10個億,是血虧,但其實,這10個億給他的回報卻是無窮的。

在生意上,他有了更多的夥伴和客戶。在個人形象上,迄今為止,當我們談到李嘉誠的時候,也總在心理上認為,他要比大陸的王健林,許家印們,要“高”出半個頭。

這就是誠信的力量,它看似無用,但卻是一個人你無論做什麽,都吸引他人最好的辦法,一旦被確定下來,就是永遠的金字招牌和隱形的財富。

當然,除了誠信,更讓人欽佩的,還是李嘉誠的對待別人的高度,哪怕這個人是賊。

在於張子強的對話中,李嘉誠處處恭敬,這不是因為他害怕張子強,而是他對每個人,都是如此。

企業家馮侖曾寫過一篇“李嘉誠如何請客吃飯”的文章。

裏麵介紹:多年前,李嘉誠已是華人首富。而馮侖們,還是一個個小老板。有一次,馮侖們去香港,李嘉誠做東請客吃飯。馮侖,原以為李嘉誠會很“大牌”。沒想到李嘉誠竟然在電梯口候著,見到來賓,還雙手恭敬地遞上名片。

中國人向來喜歡座次文化,不同的座次代表著不同的尊貴程度。有時連領導的名字都要按照位階大小來。

但是李嘉誠並沒有這麽安排,吃飯之前,他讓20多人抽了一個簽,“抽到幾號位就坐幾號位。”20多個人,坐了四桌。吃飯時,李嘉誠在每一張桌陪聊了15分鍾,不論親疏,每一桌都15分鍾。

臨走時,李嘉誠還和大家握手告別,每個人都會握到,包括在場的服務員們。

中國人說,看一個人的修養,就是在飯桌上。可以說這一頓飯,充分展現了李嘉誠對做人追求——尊重每個人的高度。

麵對強於己者不卑不亢,麵對弱於己者平等視之。正是因為李嘉誠的“誠意“,讓張子強記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為人坦蕩,因而保證自己從此不會騷擾李家人。

隻是,李嘉誠的魅力,折服了張子強,卻沒有勸回賊王的本性。

據李嘉誠透露,後來張子強打來電話說:

“李先生,我自己好賭,錢輸光了,你教教我,還有什麽是可以保險投資的?”

李嘉誠答道:“我隻能教你做好人,但你要我做什麽,我不會了。你隻有一條大路,遠走高飛,不然,你的下場將是很可悲的。”

李嘉誠在回憶其當時的情形時,語氣平靜,就像是在講述一段別人的曆史。

但張子強沒聽進去,他又綁了香港第三富豪,拿了6億。之後他的膽子越來越大,甚至想到用炸藥去炸監獄。

1997年,香港回歸,香港的治安水平得到了大幅提升。

而到了1998年,張子強依然狂心不改,在香港一間石屋儲存800公斤炸藥時,被警方追捕逃到了中國內地,最終被大陸警察拘捕,判處死刑。一代賊王的故事,也就此落幕。

有人曾點評李嘉誠:李嘉誠做事,從來不是為了十年內得到效益的。自己的兒子被綁,大多數父親都想將凶手置於死地。

隻是李嘉誠看的更遠,花錢可以買人死,但是不能買人活,自己的兒子已經平安歸來,而張子強狂妄驕縱的人生,一定會不得善終 ,他隻需要做的事是:讓子彈飛一會兒。(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