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悉心調解雙方達成協議

都說“養兒防老”,傾盡心血培養的養子長大後,卻不盡贍養義務,寒心的養父母無奈將養子訴至電白法院,請求解除雙方的收養關係。近日,經法官悉心調解,最終雙方自願解除收養關係,養子每月支付養父母每人200元生活費。

養父母狀告養子未盡贍養義務

楊某佳(89歲)、張某英(81歲)於1964年收養楊某某,雙方確立收養關係。楊某某完成學業並結婚後,卻沒有盡到兒子應盡的義務。近年來,雙方之間常因贍養問題發生爭吵,自2016年楊某某外出打工至今極少回家,對楊某佳、張某英不聞不問,也沒有給予生活費。

2018年10月1日,楊某佳、張某英夫婦再次向楊某某提出贍養問題,楊某某則要求解除彼此收養關係,不讓楊某佳、張某英在自己的房屋繼續居住生活,父子、母子之間感情破裂。為此,楊某佳、張某英訴至電白法院,請求判令解除原、被告之間的收養關係。

法官悉心調解雙方達成協議法院受理該案後,承辦法官發現本案兩名原告年事已高、生活困難,於是決定先進行庭前調解。

在調解過程中,原、被告三人表示願意解除收養關係,但二原告請求被告給予一定的生活費,被告一開始不願意支付生活費。

考慮到兩名原告年老多病,無勞動能力,解除收養關係後,便無任何經濟來源,無依無靠,法官耐心向被告解釋相關法律規定,對被告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後被告也考慮到原告的年齡及身體狀況,願意每月支付原告每人200元生活費。

雙方達成一致調解意見:原告楊某佳、張某英與被告楊某某自願解除事實收養關係;被告楊某某從解除收養關係之當月起,給予原告楊某佳、張某英每人每月200元生活費;被告楊某某協助將原告的戶口從被告的戶口本中分出。至此,該案圓滿調結,該案紛爭得以化解。

法官釋法

根據我國《收養法》規定,養父母與成年子女關係惡化、無法共同生活的,可以協議解除收養關係。收養關係解除後,養子女與養父母及其他近親屬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即行消除。本案原、被告之間自願解除收養關係,雙方經簽訂調解協議後,收養關係解除。

但本案較為特殊的是,兩名原告均是八旬老人,沒有勞動能力,雙方解除收養關係後,原告便會陷入無依無靠的境地,那麽,對於解除了收養關係後的原養子(被告),對原養父母(原告)是否還有贍養義務呢?《收養法》第三十條明確規定:“收養關係解除後,經養父母撫養的成年養子女,對缺乏勞動能力又缺乏生活來源的養父母,應當給付生活費。”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原、被告之間的事實收養關係已解除,但多年來的親情關係是無法割斷的,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該案被告應當在日後支付一定的生活費給兩名原告,以保障原告的基本生活。經法官調解,被告在解除了收養關係後同意支付原告每人每月200元生活費。

法官提醒,不論是血緣關係還是收養關係,都是親情關係,親情是神聖而溫暖的,它需要每個人的用心嗬護,親人之間要互敬互愛、互相體諒、寬容以待,維護家庭的和睦。 ( 陳牧雲、容明君 ) 來源:茂名日報